点击关闭

亏损门店-盒马鲜生立即下架了该款商品

  • 时间:

【贾青恋情曝光】

步入2019年以來, “食品問題、關店、虧損”等關鍵詞已經成了盒馬鮮生的新標簽,如何擺脫現狀成為盒馬鮮生必須衝破的壁壘,而首要關卡便是要打破用戶對於盒馬鮮生屢出食品安全問題的刻板印象。無論是馬雲還是張勇,都曾對盒馬鮮生寄予厚望,但現實似乎不盡人意。今年3月,阿裡盒馬事業群總裁侯毅曾對媒體表示,“去年是捨命狂奔,今年是保命狂奔。捨命狂奔,更多的是為了驗證和生存,‘先打下山頭再說’,保命狂奔則希望能活得更好、更長久。”但從目前來看,盒馬鮮生破局之術仍尚未顯現。

今年5月,上海市市場監管局抽檢盒馬鮮生黃陂南路店銷售的多盒“老上海黑毛豬大紅腸”,經檢測,菌落總數和大腸菌群嚴重超標。其菌落總數超標14倍,高達150萬CFU/克;大腸菌群超標85倍,高達8600CFU/克。即使是超標“最不嚴重”的樣品,其菌落總數和大腸菌群也分別超標了7.9倍和17倍。

12月,盒馬鮮生又被曝出椰漿過期事件。有網友發微博爆料稱,12月1日在盒馬鮮生上海金橋店購買了兩聽麗爾泰椰漿,到家後發現該商品已經過期兩個多月。對此,阿裡巴巴官方客服在當事人微博下留言表示,確實是盒馬方面的責任,並提出了“十倍賠償”的方案。

儘管盒馬鮮生做出了九點半之後清理食品的舉措,但近一年以來,盒馬鮮生的食品問題一直是大眾的詬病。

公開資料顯示,截止到今年7月,盒馬鮮生全國門店數量160餘家,預計今年年底將達到200家。但在今年6月,營業不足8個月的盒馬鮮生昆山新城吾悅廣場店宣佈停止營業。據悉,這是盒馬鮮生自成立以來首次關店,當時有媒體將其視為盒馬鮮生在行業內高歌猛進後開始“退燒”。

但縱觀盒馬鮮生的發展史,類似事件早已不是第一次發生。2018年10月,盒馬鮮生出現爛蘋果榨汁事件。當時有媒體報道稱,山東青島萊西腐爛變質的落地蘋果被大量送往青島海升果業被加工成果汁在盒馬鮮生上出售。事件發生後,阿裡巴巴集團發佈相關情況通報,表示已通知全國門店下架“清谷田園”系列的飲品。

9月1日一條盒馬生鮮晚九點半之後扔掉大量海鮮、飯菜、甜點等臨期商品的微博引發熱議,事件發生後,觀點呈雙面化,就連盒馬生鮮自身也難給出一個標準答案。而在浪費事件背後,盒馬鮮生也正在面臨至暗時刻。

但事實上,在盒馬鮮生關店事件前,虧損一事就曾被爆出。今年5月,高鑫零售董事會發佈公告稱,公司間接附屬公司大潤發中國與關聯附屬公司上海潤盒訂立股權轉讓協議,據此,上海潤盒同意購買而公司同意出售海南盒馬全部股權(即大潤發中國於海南盒馬持有的全部股權),代價為500萬美元。出售事項完成後,大潤發中國將不再持有海南盒馬任何股權此外。此外,公告顯示,開業僅3個月的海南盒馬,2018年凈虧損972萬元。

食品安全盒馬鮮生必須要突破的致命關卡

對於上述抽檢結果,盒馬鮮生對媒體透露,3月接到抽檢結果後,盒馬鮮生立即下架了該款商品,配合相關部門對商品的生產流通全過程進行調查,將加強對商品流通各環節的管理,避免類似問題再次發生。

短兵相接的新零售江湖裡,自帶光環的盒馬鮮生並沒能“魚躍龍門”。三個月前,張勇宣佈阿裡巴巴新一輪組織升級,盒馬鮮生成為獨立事業群。但此舉並沒有成為盒馬鮮生的命運轉折點,相反,從被眾人看好到有聲音唱衰,盒馬鮮生無疑正處在“自我救贖”的艱難時刻。

業內評論人士認為,綜合來看,盒馬鮮生雖然宣佈過單店盈利,但前期投入很大,整體依舊不能維持盈虧平衡,面對盈利困難的情況,關店或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此外,關店是盒馬鮮生“急剎車”的開始,除了內部調整以外,外部對於盒馬鮮生的口碑也在逐漸下降。

盒馬鮮生方面今年5月份曾對外表示:“做零售沒有百分之百的事情,尤其門店規模上去了,好的要更好,差的也要調整,這樣才能保持健康的體魄。”

同年11月,盒馬鮮生又因“標簽門”事件再次引發消費者信任危機。據悉,事件起因是盒馬員工給放了幾天的胡蘿蔔商品更換了新的日期標簽。之後,上海市靜安區市場監管局針對“偷換標簽”事件對盒馬鮮生立案調查,並將庫存73盒胡蘿蔔產品下架封存。

“窘境”出現 盒馬鮮生腳步開始變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