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用户-拼多多正在开发「新物流」技术平台

  • 时间:

【揭秘故宫如何防火】

當然更為重要的是,拼多多以C2M模式打造出了極簡的供應鏈模式,實現了商品從工廠到消費者的最短距離觸達,保證品質的同時為低價策略找到了可持續性解決方案。更為關鍵的是拼多多的產業互聯網思維也是對阿裡、京東等傳統電商模式的一次升級。 此外,根據財報數據,上半年拼多多的訂單數達到了70億,而國家郵政局的數字是今年上半年完成快遞業務量278億件,拼多多的市場份額超過了25%。在物流等服務方面,第三方物流也從模式等方面向拼多多傾斜,據中通財報數據,二季度來自阿裡系的包裹占比為56%,拼多多為20%,而在去年同期,該項數據為阿裡占比63%,拼多占比13%。

但僅四年時間,「3億人都在拼」這句屢被調侃的廣告詞也真正意義上成了令阿裡、京東們頭疼的現實。當然,更為重要的是,拼多多正在快速切入傳統電商巨頭們的領地 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移動互聯網月度活躍設備規模已經觸頂11.4億,第二季度用戶規模單季度內更是下降近200萬。這也意味著電商平臺競爭中其中一家的增長,必然要蠶食其他平臺的份額。

在拼多多財報中,也透露出了這樣的趨勢,今年6月拼多多在一二線城市的GMV占比提高到了48%。此外,拼多多Q2每名活躍買家的年度開支為1467.5元,同比增長92%.

而消費能力的提升不僅透露出復購率的進一步提升,也進一步印證了拼多多在一二線城市的滲透率進一步提升。 新力量破門而入,舊格局如何招架? 拼多多在過去四年中以異於主流的差異化創新模式,切入下沉這一巨大的存量市場,並根據下沉市場特性、用戶消費習慣為下沉市場的消費觸網搭建了一個定製化基礎設施,釋放出了強大的勢能。在這種背景下,產業鏈各環節也正在適應拼多多的過程中實現全新升級。 從近兩年電商行業的的市場表現也給了我們同樣的答案,一方面是供給端品牌廠商、第三方商家正在向拼多多加速傾斜,比如618期間作為弱勢方的品牌格蘭仕首次站出來反對天貓二選一,尤其品牌館上線後,截止目前包括阿瑪尼網易嚴選在內的超過500家品牌入駐.

其次根據財報數據,賣家數量也在持續上升,而隨著用戶數與服務生態的逐漸完善,品牌方及第三方商家持續向拼多多遷移也成為預料之中。

那麼我們回歸到最初的問題,拼多多的上限到底在哪裡?從用戶層面來看,他的邊界在實現了全域流量的觸達之後;而從商業能力角度來看,拼多多沒有上限。這恰恰是商業的本質,只要深耕市場,不斷創新,就永遠沒有上限。

根據財報數據,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12個月期間,拼多多的GMV達到7091億元,同比增長171%;截至2019年6月30日,活躍買家數達到4.83億,同比增長41%……

而2019年上半年,全國網上零售總額同比增長17.8%,這也意味著在營收增速層面,拼多多創造了高於行業近10倍的增長記錄。而活躍用戶增量比其他電商平臺加起來都多。 顯然,拼多多的快速崛起,印證了商業創新的無限可能,但我們也不禁要問,拼多多的上限究竟在哪? 「惡劣」環境中瘋狂「長大」,拼多多攻破傳統電商壁壘? 拼多多的成長歷程中,有諸多讓人印象深刻的切片,這些切片的A面是拼多多面臨的惡劣的輿論環境與競爭環境,而B面是其創造的與A面對應的相反現象。

至今,這樣的切麵還在不斷地產生,負面輿論與激烈競爭等外界環境集合成的勢力與拼多多不斷刷新的記錄不停地翻轉著角色。 尤其在2019年上半年,輿論對於拼多多開始轉向,從一開始的假貨,延伸到虧損質疑,持續放大拼多多的「艱難時刻」。”此外,傳統巨頭們紛紛將瞄點對準拼多多,二選一不斷加碼的同時,紛紛押註重金複製拼多多模式,傾註產業資源壓縮拼多多的生存空間。

對於行業來說,拼多多新生態已經打破傳統電商兩強割據的局面。流量及供應鏈雙重差異化優勢成型後,也將為拼多多的持續增長掃清障礙。 在線流量全域觸達,拼多多邊界在哪? 綜合來看,目前的拼多多正處在用戶、營收高速增長的階段,天花板在哪?目前還很難有靠譜的預測。首先從用戶增長的前景來看,只要市場紅利在,就能保持可觀的增長。

在一二線市場,從宏觀角度來說,阿裡巴巴目前活躍用戶6.7億,電商業務用戶增長的天花板非常明顯。而拼多多依托微信12億活躍用戶,而阿裡巴巴很難觸及到這塊用戶,所以站在更遠的角度,拼多多在用戶規模上超越阿裡系也並非不無可能。 在基本盤之外,拼多多獨特的流量的精細化、社群化分級、分層運營邏輯也是阿裡京東們不具備的,這讓拼多多有了更強大的滲透能力,比如在消費分級時代,消費行為與認知根據年齡、地域、圈層有著標簽性差異化,而社群運營,正好滿足了這樣的場景需求。 也正是這樣的優勢,讓拼多多有了觸達全量移動互聯網用戶的能力,這樣的能力目前看來也是僅有的。這個「僅有」的論斷,我們結合騰訊系其他電商平臺的的表現就能得出這樣的結論。

黃崢也在財報發佈後表示,拼多多正在開發「新物流」技術平臺,將採用輕資產、開放的模式,專註於通過技術為商家和用戶提供解決方案。 從深層次來看,拼多多創造了下沉市場的消費行為,在用戶心裡建立起了根深蒂固的用戶心智,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阿裡京東們在傾註平臺資源複製拼多多模式後,依然免不了陪跑的尷尬角色。

每個重要的節點,都有一大批人用不同的方式「等待著」用戶營收的戛然而止,但拼多多還是以少勝多,實現了結局翻轉。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鳴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諸多第三方機構數據也印證了這樣的變化,根據極光大數據發佈的《2019年Q1移動互聯網行業數據研究報告》,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拼多多的新增用戶中有44.2%來自二線及以上城市;易觀今年4月1日發佈的報告顯示,拼多多拼多多和淘寶用戶重合度非常高,達到72.4%。QuestMobile數據顯示,拼多多與京東的重合度達到25.9%。

產業作者|譚松編輯|銘瑄來源|一鳴網一份財報,將輿論前後切割成兩個明顯的對立面,這是拼多多創造的新現象。 「生猛」、「豹變」、「能打」、「破圈」、商業奇跡」等貫穿在拼多多財報之後的媒體報道中的詞,是輿論對這份亮眼的財報最真切的反應,也打破了輿論常態的認知思維,去重新思考、審視新的事物以及它帶來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