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拥有-细菌将会掉落在材料纹理即罗永浩所谓的“沟”中

  • 时间:

【元旦火车票开售】

羅永浩還現場帶來幾款產品:1、帶有Sharklet抗菌材料的地平線8號抗菌兒童背包,原價499元,今晚開啟預售,2020年1月發售,現在下單價為399元。

終於在成立了10年後,這家公司等來了金主,位於中國杭州的一家基金公司PEACEFUL UNION將Sharklet收購,併在江南的某家皮革廠嘗試製造Sharklet紋理的皮革材料,如今已可以實現真正的量產,“它可以做幾乎一切的日用品,比如瑜伽墊、寶寶的奶嘴等。”

神秘兮兮地說了半天,原來就是個疏油層?羅永浩解釋,疏油層的抗菌性只有38%,仿鯊魚皮的抗菌性能達到95%,效果有所不同。

羅永浩指出,看起來海豚皮膚更好,事實上海內確實並非只有鯊魚才有“退斑”絕招,但海豚皮膚目前基本無法複製,紋理過於複雜。因此最終“鯊紋”才是較為可行的解決方案。

羅永浩的心路歷程在發佈會最後,羅永浩回憶起了自己與Sharklet結緣的心路歷程。

發佈會上,羅永浩公開了自己的新身份:“首席忽悠官”。

另外就是其造福社會的價值。“它既創造社會價值,又讓人認可它的社會價值,”羅永浩回憶道,“曾經我為了還錢,還做了特別Low的聊天寶,從我的內心而言,我希望做一件能夠創造商業價值、同時被人認可的商業價值的事。”

那麼,下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不是海豚或其它生物的表皮?

此外,包括複印機、二維碼、晶體管等都是新技術經過漫長道路才最終商業化的例子。

黑科技應用對於一個以微米級計算的技術而言,它看不見,也摸不著。但羅永浩指出,這項技術“信就有,不信就……也有!”

“今年春天,我和我的團隊來到Sharklet美國公司。產品接觸下來,比較打動我的是技術上的新奇獨特之處,”羅永浩回憶道,“我第一反應是騙子,回家之後查詢了學術搜索,併發現國際大媒體均有所報道。這個技術出來十來年,在學術界和商業界卻是零負面。”

該材料能夠應用的領域廣泛,比如醫療領域。羅永浩指出,全球每年因耐藥細菌導致死亡人數約70萬,新生兒死亡約23萬,“幾乎所有的消毒方式的共同方式都是殺死細菌,但無法殺死100%的細菌,活下來的1%就會變為超級細菌。”

2007年,布倫南教授與幾位朋友共同創立了Sharklet公司,並完成了首輪融資,但隨後發現事情並不簡單。“2微米大約是一根頭髮絲的50分之一,Sharklet的紋理大約是50分之一的頭髮大小,接下來的問題在於,雖然很多機構都說能加工,但目前人類工業中沒有被大規模需要過。”羅永浩表示。

通過顯微鏡和激光筆,羅永浩將鯊紋呈現在了在場觀眾眼前。

院內感染的風險源頭來自各類醫用導管、手術等。羅永浩表示,現在的化學添加抗菌醫用管都是使用塗層或材料摻入,在人體的實體抗菌效果欠佳,也可能有毒性和過敏。

另外,細菌是依靠裂變繁殖的,而掉落到“溝”內的細菌無法達到裂變標準,因而能夠有效抑制細菌的分裂,從而降低細菌的繁殖速度。

而鯊紋技術的醫用領域包括導尿管,“經過7年的實驗,我們有信心將過去Sharklet導尿管成本下降7倍左右,只比現在的普通導尿管貴一點點。”

羅永浩指出,在美交流期間,布倫南教授最觸動他的一段話是:“我們一定要贏,因為我們是唯一的純物理方式,這也許是唯一不導致超級細菌的方式。如果他們贏了,這世界會和超級細菌陷入永無休止的戰爭,所以我們一定要贏。”

同樣值得發掘的還有母嬰領域。包括奶嘴及安撫奶嘴、咬膠、嬰兒爬行墊、嬰兒玩具、嬰兒餐具,“成本完全可控”。此外,包括運動水杯、牙刷、餐具等,也均可以採用鯊紋材料,“一切進嘴的需要衛生安全的均有想象空間。”

隨後打動羅永浩的是其商業潛力。“我是一個上了限制消費名單,差點坐了來北京的慢車開發佈會的人,因此我非常重視這次創業的商業潛力。”

羅永浩將這種材料命名為“鯊紋”。

羅永浩是與鯊紋如何結緣的呢?

Sharklet同樣如此。在於COOK公司合作5年之後,鯊紋導尿管正式誕生,才宣告了鯊紋產品的第一步商業化探索。

其次,由於仿鯊魚皮的材料結構,細菌將會掉落在材料紋理即羅永浩所謂的“溝”中,這樣便能夠防止接觸到細菌。

但要降成本併進行商業化卻沒有那麼簡單。“1964年,洗屁股的馬桶蓋被美國人阿諾德所發明,之後到處推銷卻無法成功,最終公司破產,”羅永浩表示,“後來阿諾德將專利銷售給日本企業TOTO,併進行改造加工,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才開始銷量飆升。此時距離阿諾德的發明已經過了30年。”

這樣的導尿管擁有神奇的功效。同樣是一周時間,普通硅膠導尿管已經遍佈細菌,但採用鯊紋技術的膠導尿管基本消滅了90%的細菌。

演講一開始,羅永浩並未像往常一樣開始講相聲,而是進行了材料科普。

經過該團隊多年研究分析下來,得出三個可能性解釋。

“大約19年前,美國海軍曾被這樣的一個問題所困擾:軍艦會被海底微生物侵蝕,沾染上諸多污染物,從而影響使用壽命、油耗等,”羅永浩以一組海軍軍艦的圖片開啟了自己的演講,“同樣的大型魚類鯨魚面臨船隻同樣的問題,然而鯊魚皮膚一直很好,這個原因是什麼?”

目前,該公司已通過CMA的各項檢測,此後羅永浩找到了這家公司。“我當時正在幫合伙人解決電子煙煙嘴的問題,”羅永浩表示,“煙嘴反覆使用,挺不衛生的,我就到處找抗菌材料,後來就這麼聯繫上了。”

這場發佈會被視為羅永浩重新創業的起點。在此之前,羅永浩曾圍繞手機、電子煙進行多次創業,但最終均以失敗告終。本次發佈會究竟要發佈什麼,成為最大的一個懸念。

經過雙方幾個月的技術交流,羅永浩非常認可這項技術,戲稱自己最後一不小心成為Sharklet的全球合伙人和首席忽悠官。

但鯊紋能夠抑菌、抗菌,但它不殺死細菌,“細菌在這個錶面活不了,但鯊紋本身沒有殺死細菌。並且它是純物理微結構,這也是鯊紋的技術獨家特性。”

原定12月3日19:30舉辦的“老人與海”黑科技發佈會,推遲了20分鐘,但當羅永浩剛一現身,看臺上依然狂叫一片——以至於羅永浩的第一句話,變為緩和現場情緒的“別這樣”。

苦苦尋覓兩年後,Sharklet公司找到了MicroStrucker公司,最終製造出了帶有Sharklet紋理的塑膠膜片,擁有上千篇的學術引用。

除了醫療領域之外,羅永浩指出,包括公廁的馬桶蓋、飛機小桌板、腰帶等日常用品均可以使用。

不能不承認,羅永浩的PPT做得依然那麼漂亮。

不過,普通導尿管與鯊紋導尿管擁有10倍的成本差,因此其商業化依然困難重重。在持續的研發投入與利潤黑洞的矛盾下,“再後來就沒錢了,聽起來很像某些公司……”羅永浩自嘲道。

此外,即便細菌繁殖成為超級細菌,鯊紋同樣可以進行抑制。

首先,普通光滑材料的錶面,水珠基本是攤開的,仿鯊魚皮材料中則盤在其上,容易被甩掉或擦乾。

在體育用品、家用電器、數碼電子、仿皮革傢具、生活用品等領域,鯊紋材料均有發揮的空間。

弗洛里達大學布倫南教授發現鯊魚皮膚上擁有膚齒結構,僅僅這樣的紋理便能夠減少海藻的附著,儘管隨後在軍艦船隻上的實驗依然以失敗告終,但科學家們意外發現這樣的結構能夠防菌。“同樣是一周的培養,普通材料呈現密密麻麻的小點,仿鯊魚皮材料則乾凈許多。”羅永浩表示。

另外,羅永浩還提到了情趣用品領域,“清水一衝,乾乾凈凈”。目前的量產技術實現上,一句話總結,一切合成革、塑料、硅膠的製品都能夠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