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大病-公益援助不是个可以随意冲业绩的行业

  • 时间:

【泫雅患抑郁症】

公益事業的確會產生巨大的成本,互聯網眾籌行業至今也沒有比較良好的盈利路徑,而且作為一家公司,水滴籌還面臨著同行的競爭。在此前提下,擴大市場份額,用規模效應來緩解經營壓力,不是什麼不正義的事情。如果它能夠覆蓋更多的困難群體,本身也是一件益事。

公益行業的信任和信心,一旦出現危機,想要重建其實異常困難,這一點此前的紅會應該深有領會。所以對所有互聯網眾籌平臺來說,公益援助不是個可以隨意沖業績的行業,通過嚴格審核、規範管理和全程監管,謹守真實底線,讓有限的公益資源,真正落到最急需救助者的頭上,這才是平臺做大的根本路徑。

因為把關不嚴導致善心被利用,水滴籌有過多次教訓。比如今年5月,德雲社相聲演員吳帥突發腦出血,家人發起籌款100萬,但網友發現他在北京有兩套房、一輛車,卻聲稱自己是“貧困戶”。此外,不久前首例網絡個人大病求助糾紛案宣判,籌款人因為隱瞞財產、資金挪用,被判退還籌款,該案例同樣暴露出審核不嚴的問題。

當然,此次風波之後,有網友對水滴籌徹底否定,這種因噎廢食其實沒必要。水滴籌在公益領域發揮的作用有目共睹,也應該得到積極肯定,不能因此而一棍子打死。從推動公益事業良性發展的角度看,對“水滴籌們”始終保持嚴格的監督,才是我們更需要做的。

每單最高提成150元,月入過萬,末位淘汰……日前,有媒體報道互聯網籌款平臺水滴籌在超過40個城市的醫院派駐地推人員,引導患者發起籌款,並存在募捐金額填寫隨意、審核不嚴等問題。對此,水滴籌方面回應稱,成立緊急工作小組開展排查。

作為重要的公益籌款平臺,水滴籌幫助很多大病患者渡過了經濟難關,此次線下地推人員的舉動,讓不少網友倍感失望。這種過度功利化、商業化的行為,多少會透支公眾對平臺的信任。

不過仍然需要提醒的是,把公益事業當成純粹的生意來做,是相當危險的。那種為了圈占市場而降低援助門檻的思路,能夠帶來“流量”和“業績”,但同樣會為詐捐騙捐大開方便之門。而且,審核不嚴導致的虛假眾籌,往往會成為平臺信任危機的重要導火索,得不償失。

隱瞞真實財產信息的求助,沒能被水滴籌平臺及時識別,一方面,公眾的愛心被欺騙,直接動搖了公益慈善的根基;另一方面,由於資源有限,這些明明有條件自救的“求助者”,擠占了援助通道和有限的公益資源,導致那些真正的困難者得不到有效援助。

原標題:水滴籌再惹爭議 別把公益當生意

水滴籌在回應中提到,組建線下地推團隊,是為了方便那些年紀偏大、互聯網使用水平較低的患者。其實不管是線下地推還是“掃樓”操作,都能夠將互聯網籌款的救助模式,普及給更多的困難群體。問題的關鍵在於,公益事業真實透明是絕對的底線,審核不嚴、募捐金額隨意,它留下的漏洞無疑會讓慈善的真實性無法得到保證。

鑒於此前的教訓,不管是基於遏制騙捐詐捐,激活公益愛心,還是從提升援助“效率”的角度看,水滴籌都有必要設置嚴格的審核門檻,同時對資金的使用實現全鏈條的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