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中国-所有中国汽车品牌进入欧洲市场先行先试

  • 时间:

【华尔街铜牛被砸】

徐留平:我真的說不清楚,我對歐洲市場沒有扎實的研究,我覺得魏總和付總可能是有洞見的。

付強:愛馳汽車和我本人都比較榮幸,徐總和魏總兩位都是汽車業的前輩,是我的學習榜樣。

我們要做好全生命周期計劃和給客戶提供更好體驗,一步步爭取做扎實。這也是嘗試,也不是說我們已經策劃得很周到,沒有風險。但總要有人去嘗試,總有人要邁出第一步。很多中國品牌已經在海外嘗試過多次,包括長城汽車,在歐盟的欠發達地區,也有一些保有量,但不系統。今後要做得更加系統,更完善的、有長期的計劃。

我們應該要耐得住寂寞,不是說進入歐洲要求多大的量。我記得1990年代初,雷克薩斯第一代豪華大型轎車,我就瞭解過它。現在已經過了二十多年再看,雖然它在歐洲還不算是成功,但在美國和中國已經很成功。雖然它的價格可能還是賣不過奔馳,但也是成功的。

汽車商業評論總編輯、汽場買車APP聯合創始人賈可

付強:魏總剛纔說的我都贊同,但是愛馳可能也有些不一樣。我們是一個立足於智能電動車的公司,定位比較窄。做個比如,我到歐洲來,可能就像一個人自己背包來,而一汽和長城更像是拖家帶口來,可能需要想得更縝密,更充分。

嚴格意義講,這次來有點打醬油的意思,館里找不到愛馳,但為什麼今晚我們又出現在這個地方?

賈博士給了一些理由。我們恰好趕在這個時間點出現在法蘭克福。50多天前,在西安,我們把愛馳u5作為非量產車型(Prototype),長途從中國開到歐洲,途徑亞洲和歐洲的重要國家。這個舉動本身也是我們謀求進入歐洲市場系列行動的一部分,今年3月,從我們參加日內瓦車展開始,就已經向歐洲宣佈,愛馳會在中國市場上市之後半年內進入歐洲市場。

徐總,我們看到今天紅旗在法蘭克福車展帶來了一款純電動SUV和一款超跑,為什麼帶這兩款車到歐洲來?想表達怎樣的意思?

確實像徐總講,我們一定要謹慎,中國汽車走出來,包括WEY也一樣,一定要謹慎。

中國品牌崛起,向上力量何在?

徐留平:我希望可以什麼時間到兩家企業去學習,他們可能對歐洲有深入和細緻的研究,去取取經。

進入歐洲,準備好了嗎?賈可:愛馳的勇氣可嘉。魏總說要2021年進入歐洲,付總計劃2020年進入歐洲,徐總,想問您紅旗是否有計劃表?

以前,對造車沒有這麼敬畏,隨著汽車越來越複雜,以及需要面對主、被動安全、信息安全等方面的安全問題,就愈發敬畏。

在活動當晚的沙龍環節,在汽車商業評論總編輯、汽場買車APP聯合創始人賈可的支持下,中國第一汽車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徐留平,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WEY品牌創始人魏建軍和愛馳汽車聯合創始人兼總裁付強就中國汽車品牌參與全球化競爭和對汽車產業新發展時期的理解進行了話題討論。

賈可:付總到歐洲是怎樣的一個計劃呢?是10~20年的工程,不指望它掙錢,更多是樹立品牌形象,還是有其他計劃?

現在,我對領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是幾何倍數的成長,我更加理解中國企業家,包括像魏總、書福總,把一個品牌從無到有,把一家企業白手起家,這種理解是發自內心的。你沒有把自己設身處地地放在這個位置乾這個事,可能還是無法理解。今天可能很多人還是理解不了,因為它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愛馳汽車聯合創始人兼總裁付強

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WEY品牌創始人魏建軍

徐留平:對中國一汽和紅旗來說,我們所準備的料都是齊全的,要做的是如何把它調好。我在多個場合說過,做汽車產業8個字是關鍵。第一是情懷,對汽車產業要有發自內心的熱愛。然後要有洞見,對汽車產業不能人云亦云,汽車說複雜也複雜,說簡單也簡單,每個人都可以說上大半天。要看得遠,看得見用戶已經知道或不知道的需求和體驗。第三個詞是勇氣,看見洞見後是不是有辦法,願意做這個嘗試。最後是謙敬,對消費者,對汽車產業要有謙虛和敬畏的感覺。我一直是這種感覺。對紅旗來說,我們一直在追。在調整和轉變的過程中,這個窗口期你是否能抓住,抓得住就可以把品牌和資源發揮到極致,就可以發展很快。從紅旗的角度看,我們去年銷量獲得了589%的增長,超3萬輛,今年設定的目標是近300%增長,明年我們目標也已經確定,是20萬輛,在今年基礎上再翻一番,紅旗具備了這種能力和向前進的趨勢、勢能。我們把這個8個字在我們的戰略和行為中貫徹下去。

魏建軍:我對汽車的理解還是逐步深化。我做汽車的時代比新勢力們的時代要很好多,那會也沒有新能源,也沒有新四化,只要有車就行。我們比他們當時膽子大很多。我也願意和大家分享,我們最早手工做展車,沒有一次能順利到車展,都是半路拋錨。人家現在還沒有上市,就跑了1萬多公里,說明造車的基礎在提升。

法蘭克福的戰略訊號賈可:首先感謝三位老總支持中國汽車品牌之夜。先問幾個簡答的問題。

但今天為什麼我們還要乾這個事,可能像徐總說的,還是情懷問題。要問後悔不後悔,今天階段性地想一想,還是後悔的,問自己受這麼大累,吃這麼大苦到底值不值?但我們更多地想,一生中還有這樣的機會能夠趕上一個窗口,還有機會能夠嘗試下,一旦成功了呢?而且這種概率是存在的。

賈可:昨天愛馳u5從西安開到法蘭克福,雖然在展館里沒有展台,但是把車開來了。我們今天在法蘭克福的街頭也看到了一輛車,昨天還拿了吉尼斯世界紀錄。新造車勢力是個意味深長的話題。作為新勢力代表,愛馳也是比較早想把車賣到歐洲的企業,付總應該有很多話要講。

賈可:您是否對兩家企業進軍歐洲有什麼建議?

實際結果是,我們開發標準的起步就是按照歐洲標準開發。我們昨天拿了兩個證,一個是吉尼斯世界紀錄頒發的作為非量產車第一次跨越歐亞大陸,行程是15022公里。第二個是德國萊茵T?V集團給愛馳頒發的產品歐洲準入證書,愛馳作為一個中國企業,作為第一個智能電動車有資格在歐洲銷售,併進軍歐洲市場。

中國的產品往往給人帶來超值感受,有更多的創新,我們也承諾將來給歐洲消費者帶來更多的產品價值,我們有信心到2021年,又一次兩年一度的法蘭克福車展上,等我們第三次登陸時,與大家再見。

所以,我們要以10年、20年為一個階段來看待建立一個品牌。改革開發四十年來,中國人乾很多事情都是在很短時間就獲得了成功,而打造一個國際品牌,讓全球消費者認知的品牌,是要有長遠計劃和堅持的。

就像前面報告提到的,中國汽車從設計、製造、研發,在整體水平和產品配置上與國際差距越來越小,在智能互聯和新能源方面也走在了國際的前列。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中,我們感謝中國有這麼好的基礎,有互聯網的基礎。在智能和新能源方面的基礎很扎實。

魏建軍:首先感謝賈可給我們這樣一個交流的機會,確實像他說的,行程有點變動,後來聽說和紅旗,以及新勢力愛馳在這裡有這樣一個交流會,所以就把行程做了改動,參加這次活動。

還有一點我們也需要註意到的是全球範圍內消費者消費取向在發生變化。年輕消費者購買商品和接受服務的取向,和我們上一代人完全不一樣。他們是在移動互聯網環境下長大的,使得我們有可能不依靠傳統的渠道模式來快速進入這個市場。我們在歐洲進入市場的打算和計劃,就是按照這樣一種輕的模式進來。這可能是我們不太一樣的地方。

編者按2019年9月10日,在主機廠、汽車零部件公司以及媒體界的超百餘名參與者的共同見證下,由汽車商業評論主辦,紅旗、WEY、愛馳三家車企聯合參與的首個中國汽車品牌之夜(CHINA AUTO NIGHT)在德國法蘭克福萬豪酒店舉行。

30年前,顧客的維權意識是很差的,給了我們很多機會,現在不一樣了。今後汽車會越來越複雜,智能已經達到了移動智能機器人的成都,更加智能、環保和安全。現在投資汽車業確實遇到了冬天,感受到了壓力。但也感謝造車新勢力給我們帶了個好頭,他們搞得傳統汽車廠比較緊張,推崇智能、互聯、電動化。他們基礎比我們差很多,都敢乾,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做呢。

賈可:魏總,那您來談談。魏建軍:汽車品牌屬性和汽車產業,讓我們理解它一定是國際化的,哪怕是再小的細分市場。按照全球定位來說,品牌價值的提升在21世紀,包括其他商品也必須是國際化的,它是對一個品牌、品類的強大背書。

徐留平:我們的意思很明顯,是要把紅旗品牌和未來我們要推出的幾款產品展示一下。今天我們展示的紅旗S9,它是一款超級跑車,也是世界上最快的一部車,0到100公里/時加速時間1.9秒,是為數不多可以進入到2秒大關的產品。這款車對紅旗來說不是一款樣車或者單純的展品,而是一款面向終端消費者的商品。中國有不少的跑車愛好者,聽說紅旗要在法蘭克福展出這樣一款產品,特地跑到這裡來看。另外一款是純電動車,我們內部代號E115,它是我們明年在新能源領域要推出的產品,應該說它在很多方面都是處在行業領先水平的,明年中國和全球消費者都可以看到我們會推出這樣一款優秀的產品。

當你認證和開發到歐4產品,人家變歐5標準,當你做到歐5產品,人家到歐6標準,包括安全標準上,實際上歐洲本身也有壁壘。

一汽、長城這樣的企業還沒有到歐洲行動前,我們作為初創企業就先走這邊走了,並不是說我們實力比別人強,而是我們希望作為初創公司,有這樣一份勇氣。另外,我們也希望對中國企業進軍歐洲市場,做一個尖兵,探探路。

中國第一汽車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徐留平

我們最初創建這家公司時,設定的目標之一就是要能有機會代表中國品牌,作為中國汽車品牌一分子加入到全球競爭過程中來。

我們今天敢說在2021年進入歐洲市場,應該說這是第三代車。前兩代車可以說做得不是很系統。歐洲汽車大公司本身就有對法規產生影響的能力,往往我們在追趕時,法規也在提升。我們並沒有深入到歐洲來,參與法規的制定,它是一個合理的壁壘。

賈可:付總,剛纔魏總也給了咱們很多誇獎。但也很多人說看誰能成為造車新勢力的幸存者,您怎麼看?

賈可:有人講,中國品牌做得再好,到國外也是一個新品牌,新品牌在歐洲這樣一個相對保守的地方可能是沒有市場的,是不是可以通過新的商業模式,比如出行公司,讓消費者先瞭解品牌和產品,慢慢地滲透,您覺得這個思路可行麽?

參展除了展示我們的成果外,也向汽車發源地德國,尤其是向BBA、大眾這些企業去學習,同台競技。

WEY是長城汽車(601633,股吧)旗下的獨立品牌,也是獨立的公司,這是我們第二次參加法蘭克福車展。我們的目的就是一個,長城汽車一直宣傳要國際化,WEY這個品牌進入歐美市場是有機會的。今年我們是第二次參展,展品有概念車,大多都是EV和PHEV,我們在展會上也給出了時間表,2021年正式登陸歐洲市場。

我覺得在賈可提出的這樣一個汽車四化的進程中,對所有企業都是機會。以前進入市場確實有很多的法規,如果按照既定游戲規則,確實門檻很高。但是今天我們看到幾方面不一樣,首先是電動化,進入歐洲最難的環保門檻降低了。其次,智能化大家都在一個起跑線,中國企業可能還有一些優勢。也像兩位老總講的,要感謝中國高速發展的互聯網行業,給我們打了好的基礎。

當然,這並不是說我們企業已經如何如何,而是中國汽車工業發展到現在這樣的階段,(進軍歐美市場)是大家都要努力的行動。愛馳作為小公司,更靈活,可以沒有顧忌地先做這樣一件事。我們希望在明年4~5月可以順利進入歐洲,打開市場,為中國汽車行業,所有中國汽車品牌進入歐洲市場先行先試。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汽車商業評論。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汽車四化,我們公司儲備比較全面,所有的技術路線都有。尤其在我們國家,政策變動比較大,一會兒是EV,一會兒是PHEV,或者直聯還是混聯等。面對全球市場,更多技術路線,包括提升內燃機效率提升,我們都沒有放棄,傳統變速器的9AT、9DCT也都在做。全球化的目標,我們不僅針對歐洲、中國市場,我們也要面對很多欠發達市場。我們感謝新勢力,也感謝一汽這樣的老牌企業。中國一汽是中國汽車的發源地,也是中國汽車的長子。不管是我們這樣的企業,還是新勢力,多多少少都到中國一汽挖過人,給我們提供了很多人才資源。

徐留平:從目前紅旗的角度看,還沒有具體的計劃表,這是一個巨大的戰略。也許我的思想沒有那麼超前、前瞻,但這需要對這個市場有一個堅實的判斷,在當地有非常強大的資源支持。對紅旗和一汽,全球化,以及把紅旗的產品和服務從中國帶到全世界是一個理念和思想,具體什麼時間到歐洲,還沒有計劃表。

賈可:舉辦這次中國汽車品牌之夜,有人說我們是為中國品牌操碎了心,這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最早有這個想法和柳燕總溝通後,不知道老闆們是不是會同意。徐留平董事長決定出席,說這是一件好事。同時,我也想報個料,魏總原來打算取消到法蘭克福車展的行程,中國汽車品牌之夜可能促使他有了更大的動力,又改變了計劃。我覺得這些大車企、大領導的大胸懷,對中國汽車工業來說是一件幸運的事情。那麼,魏總,您對這次來參展的產品有什麼樣的評價?

付強:實事求是地講,我覺得造車新勢力生存還是很艱難的,特別是進入今年後,生存難度更加劇了很多。我先不回答賈可這樣的問題。我聽了徐總和魏總的觀點後,有了很深的感觸。我是自己把自己從一汽挖出來的,也是一汽的子弟。創業這三年,我感觸比較深的是更理解我過去的領導。比如說,像徐總,如果今天我有機會回一汽乾,我相信我可能是您最好的下屬。

賈可:徐留平董事長,我們剛纔談到汽車四化和一些新機會。我們也看紅旗從2017年8月您主政後,有了翻天覆地變化,現在月銷量已經突破1萬輛。很多人可能還不敢相信,但也有很多感佩。您認為,當初有勇氣把紅旗做到現在的樣貌,是看到了汽車四化的機會,還是說覺得中國品牌本身還有很大的潛力和空間可挖,還有很大的機會?

我們一直在追趕,也在歐洲設立了研發中心,完善在歐洲的7大職能,包括品牌、商品企劃、商品競爭力、渠道設定等,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

賈可:徐總剛纔講了這樣8個字,魏總,您是自己白手起家打拼出來的,您對汽車產業的理解,從剛開始做到現在,是一以貫之,還是有了變化?我最近研究汽車產業,對很多像付總這樣的人也很敬佩。我們甚至覺得汽車產業不值得投資,投資巨大,因為市場好的時候,你要加大投資,但是市場不好,投資可能就又浪費了。您如何看待這樣的一個行業?

實際上,中國出口其他商品給我們大量的背書,是賦能。我們一定要把客戶體驗、誠信、售後服務,生命周期的服務要做好。